一碗水救了一条命,村民家事

2019-09-26 17:41 来源:未知


  
  胜利村外来户村民祖春生和妻子齐秀梅,是一对忠厚良善农民。他们一共生了三个儿子,两个女儿。大儿子祖成巳上高中,祖成下面是妹妹祖珍。祖珍下面是弟弟祖田。再下面是弟弟祖庭。最小的妹妹叫祖倩。
  祖成与祖珍只间隔两岁。在祖成上高中时,祖珍已初中毕业,被村里人带出去打工
  祖田的学习成绩很好,一家人都将上大学的希望寄托在他身上。祖田的弟弟本来学习很好,但让村里不喜欢学习的孩子带坏了,整天逃学在外鬼混。
  祖倩还小,正是城里孩子上幼儿园的时候,但农村没幼儿园。父母忙时,就将她放在家里或带到地头。
  祖春生家隔壁邻居沈林做房子,农村地基也紧,隔壁人口更多,想把房子做大一些,沈林托人跟他们家商量,想他们家将地皮让一点。祖家不同意。沈林家仗着城里有人,况且兄弟又多,做房子那天强行将木桩打入祖家原来的地基。祖春生和齐秀梅都不同意这样做,就上前与他家论理。论着论着,沈林还是不让,由论理变成了吵闹。最后双方动了手。沈林兄弟拿锄头将祖春生家地基土朝他们家挖,祖春生也不示弱,操起了农村中劳动的工具(铁锹)来阻止,阻止结果就打起来了。双方经过一场殊死搏斗,都有损伤。祖春生被砍伤了腿,沈林一个兄弟被打破了头。等到村里冶保主任赶到时,经过一番调解加上施加压力,双方才平息战火。祖春生要求沈林付医药费,沈林也说他家伤了人,医药费不好赔付,我们家赔你的医药费,那我们家的医药费谁赔?秀梅将春生背到沈林家坐在堂前祖宗牌位前,沈林也将他兄弟拉到春生家祖宗牌位前坐下
  乡亲们议论这两家的谁是谁非,有向灯的,有向火的。
  村里负责这方面工作的冶保主任经过几天几夜的调解。终于做好做歹,才将事情平息下来。
  
   二
  
  秀梅要为春生煎汤熬药,又要筹钱替春生冶伤,还要管孩子们的生活。日夜不停地煎熬。
  从此,祖春生落下了残疾,走路不大利索,更不要说农田里的重活了。田里地里家里都靠妻子秀梅支撑。秀梅累得没有气力,回家要做饭、洗衣、喂猪。晚上偷偷一个人哭。
  大儿子祖成毕业后,看到家里条件不好,放弃了读大学,出外去打工。
  祖珍跟着村里人一块出去打工,哪知带她出去的人在沈林家的授意下,招了祖珍及村里年青不懂事的女孩子。与人贩子勾结,将祖珍等几个女孩子骗出去,趁着孩子不懂世事,将她们转手倒卖。
  祖田的学习成绩很好,这孩子从小懂事,什么事都喜欢去做,去想。而且做得想得都是最好的。因此,他在学校经常受到老师表杨,学习劲头更高。
  祖庭就跟他哥哥祖田相反,他巳经学坏了,厌恶学习,好逸恶劳。他阳奉阴违。永远是大人吩咐的话,当面答应得好好的,可是背离大人的视线,他就按照他自己喜欢的来。沈林家的孩子经过大人吩咐,专门将祖庭和不喜欢学习的孩子,朝坏路上引。祖庭和坏孩子逃学在别处偷偷狗儿猫儿的。玩饿了就互相到卖小吃的摊上偷点吃的。学校老师开始经常向家长告状,春生的腿脚不行,听到老师前来告状,当面保证一定要好好管教祖庭,与学校配合。老师前脚走,春生后边就准备抓祖庭来打。祖庭见父亲要打他,跑得没了影儿。
  直到晚上睡在床上,秀梅才抓住祖庭,在屁股上拧得青一块紫一块。直到祖庭告饶,答应好好学习为止。
  待祖庭睡梦里喊哎约时,秀梅又爬起来哭,怪自己下手太重了。
  祖倩长得很好玩,洋娃娃似的。由于父母管不到她头上,她就自个儿在家里玩。村里一个四十开外的光棍子汉孙二毛见春生秀梅下地,就经常来和祖倩做伴,与她一起玩小玩具,看小画书,不时还买些糖果给她吃。
  
   三
  
  秀梅娘家哥哥齐恒见别人发财,眼红了,也在村里开了个卖农药化肥种子的小店。他的妻子阿妮是一个比较外向的人,见了村里人来买东西,马上就跟人家开些荤素搭配的玩笑。她的喉咙又大,笑声又响,总是笑得浑身乱颤。那些男人被她逗得跟着大笑,生意也因此多了起来。齐恒有一个十三四岁的儿子齐心,正在上初中。有一个七八岁的女儿齐眉,也上小学二年级。
  齐恒还有一个老父亲,整日病病歪歪。
  祖成在外面打工,他有高中文化,人又乖巧听话。很快便得到他的上司青睐。正在这时,公司要派人出外学习,上司就派了他,并且叮嘱他好好学习,回来为公司里更加努力工作。
  带祖珍出去打工的人回来了,说祖珍及别的人在外边很好。开始春生秀梅及村里有姑娘家出去的听到这个消息,都很高兴。可是,一想,不对呀?怎么就她一人回来了,其他人连个电话也不打来。一人有了这个想法,大家一串连,都觉得是这个理儿。联合起来去找她,那人贩子听到风声,连夜逃了。大家的猜测成了现实,一边到公安局去报案,一边联合人四出寻找。秀梅的心揪紧了,十六七岁的大姑娘,假如有个闪失,岂不害了她一辈子。她家没有人出去寻找,只好给乡亲们出路费,求他们找到了祖珍,千万将她带回来。
  祖珍被卖给一个年过半百的光棍汉代强,代强家里当晚就要她与代强成亲。祖珍不肯,被代强家人及请来的亲朋,将祖珍打得死去活来。非要她答应嫁给代强。她不答应,招来的又是一一场毒打。在她昏死过去时,那些人将她的衣裳扒光,将她推进房,与代强生米做成了熟饭。
  代强霸占了祖珍后,又怕她跑,整日将她关在房里,不许她见任何人。直到关了半年多,那些人才渐渐放松井惕。
  
   四
  
  祖成在外出学习的一年里,认真学习,做好笔记。单位测试学生成绩时,祖成名列前矛。
  祖田在学校里红得发紫,又是班长,又是学习委员。还加入了共青团。
  祖庭与那些不学长进的孩子离家出走,到处流浪。沈林家出钱买通了一个丐帮头子,教唆丐帮头子拐走祖庭。就在祖庭及他的狐朋狗友走投无路时,他们被人救了,那人给他们吃得饱饱的。问他们:“我对你们好不好?”几个孩子同时说:‘好!”那人又说:“你们愿不愿意跟我走?”
  孩子们抢着回答:“愿意。”
  那人就将他们带到一个破烂得不能再破烂的地方,脏得人恶心,臭不可闻。孩子们傻眼了,有的想跑。那人将脸一抹恶声说道:“你们吃了我的,喝了我的。现在是你们还债的时候了。走,跟着你们的师哥师姐,出去给我讨钱去。讨钱时,要装得可怜得没有人比你们再可怜了。谁要是不去,哼!我到处都有监视你们的人。哪个不讨,敢跑跑试试?我非把他的腿打断不可。”
  孩子们屈服了,跟着先来的讨饭孩子,过起了乞丐生活。
  祖倩与孙二毛玩出了感情,只要大人下地去了,孙二毛就拿来了糖,而祖倩就乖乖跟他到他家里。终于有一天,二毛犯下了不可饶恕的罪行。
  
   五
  
  齐恒想走捷径发财。一次,一个外地人来推销种子。外地人到了胜利村,被沈林家人请去了。好吃好喝的款待了一顿。就将他卖的种子全部买了下来,换上了他自己家的假种子。又教他去找齐恒推销,价格绝对便宜。卖种子的假装刚刚来到齐恒的村庄,问齐恒要不要种子。价钱绝对便宜。齐恒也想到可能是假种子,就往下压价,价钱压得不能再低。直到推销的人生了气:“不能光顾你发财,也得给我喝口汤吧,你要再压下去,这笔生意就做不成了。”
  齐恒笑道:“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这种子根本不能发芽。我不压你的价,我冒那么大的风险干什么?”
  推销种子的发誓赌咒,说不是假的。齐恒道:“不是假的,你敢把你身份证,电话号码,地址留给我吗?”
  那人振振有词地:“怎么不敢?”当场把地址、电话号码、身份证留下。
  齐恒见有地址,电话号码,身份证。就想道:“反正有这些东西在我手里。假若真是假的,我也找得到他。”就将他的货进了下来。
  齐恒因为过去开店几年,从没卖过假货,乡亲们相信他。加上齐恒的老婆阿妮又会做生意。所以,全村几乎都是在他那儿买种子。谁知种子种下去一个月了,还不见发芽。乡亲们这才知道上当了,涌到齐恒家里,要他赔偿。齐恒不慌不忙地拿出推销人的地址,身份证,电话来。将电话打过去,谁知电话停机。他将地址报到某某市、某某街,某某公司一查,谁知根本没有这个公司。齐恒这才吓得昏了过去。因为巳过了农村播种季节,此事重大,最后村民诉诸法律。齐恒被政府捉去法办,判了十年徒刑。齐恒的妻子阿妮早就跟镇上一贩鸡的相好,见齐恒判了十年。她丢下儿女,还有一个老公公,跟贩鸡的跑了。
  
  六
  
  齐恒被押走了,齐妻跑了,剩下一个十多岁侄儿,还有一个七岁的侄女,还有一个八十七岁的父亲。这些人没人照顾,家里像猪窝,孩子及老人都没饭吃。秀梅只好三天两头往娘家跑,一去就做得没有停息。
  祖成在老板的提拔下,他自己也争气,总是将老板布置的工作完成得令老板好满意。老板更加喜欢他了,祖成志得意满,决心要干一番事业。
   代强家虽然放松了关祖珍。但祖珍在代强家日子一点也不好过,她的行动受到限制。不准她到村子外面的任何地方,出去劳动时,也都有大姑小叔监视。直到祖珍怀孕了,代强家里才对她放松了一些,允许她到镇上买点她想吃的东西。
  一天,祖珍发现没人跟着她,就下决心逃跑。她挺着几个月的身孕,走到镇上车站,想搭车逃。恰巧被本村人发现了,本村人飞也似地回来报信,代强家人疯了似的赶到车站。到处搜寻,祖珍巳坐车走出了几十里。
  祖田在学校里红得发紫,学校免除他的学费,书本费等。他的作文在全县比赛中,得了一等奖。学校把他当个宝。他每天学习回来,就自觉到地里种地,一点也不要家人淘气。
  祖庭在乞丐头子的压迫下,在乞丐伙的监视下。只好每天装作学生乞丐,穿着校服,面前放着一张牌子,上面写道:“求好心的爷爷奶奶——
  祖倩本来就不懂事,被老色鬼孙二毛玩弄以后,父母并不知道。她还是天天跟他一起玩。直到有一天,秀梅替她洗裤子,发现了血迹。秀梅吃了一惊,将祖倩抓了回来审问,祖倩才说出了真相。
  秀梅将此事与春生说了,夫妻俩到孙二毛屋里,将二毛打得死去活来。这一打,也把自己女儿的丑名声打出去了。
  
  七
  
  村子里到处都有人说长道短,尤其是沈林家的人,更是四处放风。说祖家小女儿被老光棍孙二毛污辱了。秀梅一出门,实在受不了村人指指点点,悄声细语的悄悄话,见她一来,就马上避而不谈或故意走开。
  祖珍跑出来后,身上没带钱。她只好一边走,有时帮人打打短工,有时口袋里实在没钱,也找人讨口吃的。有时也做点以身体换点吃的这类的事。
  走着,走着。她遇到一个也是出来打工的刘阿姨。刘阿姨五十多岁了,人长得老实,她的身份是替人做钟点工,见祖珍长得好,只是由于怀孕,缺少营养,才显得憔悴。她劝祖珍将肚子里的孩子打掉。祖珍说没钱,刘阿姨就说:“出门在外不容易。钱,我还有一点。暂时借给你。只是你要打张条子给我,免得你以后不认帐。”
  祖珍就给刘阿姨打了条子,借了两千元钱。到私人医院将孩子做了。后又在刘阿姨租住的房子里住了一个月。刘阿姨对她像对自己的女儿一样,买营养品给她补身子,又无微不至的照顾她。待到一个月后,刘阿姨给她介绍工作,说是到歌厅里做服务员。
  祖珍到了那里一看,不是要她做服务员。老板看她长得好,要她做坐台小姐。祖珍不干,老板马上将祖珍打给刘阿姨的条子拿出来,还有一个月的房租钱、吃饭钱、营养费、刘阿姨的工资。算起来一共有四千多元。老板说你不坐台可以,但要现在还钱。祖珍拿不出钱,又跑不脱。到处都有老板的人盯着她。上天不能,入地不行。祖珍在走投无路下,一咬牙,只好接客。
  
  八
  
  祖成做到了独挡一面的经理,他很节约。将工资70%寄回了家。春生的腿逢阴天下雨就发作,经常要买药。秀梅除安排好家里的生活外,还要顾到娘家。将祖成寄回来的钱为娘家买米买菜。春生见她贴补娘家,不高兴。夫妻俩经常为这事吵架。
  祖田考上了高中,正在抓紧复习,他要考最好的大学。
  祖庭每天与那些小乞丐在一起讨钱。乞丐头子规定了每人每天讨钱的数目,晚上回去结帐。讨不到乞丐头子规定的数目,回去就要挨打,罚跪。不给饭吃等。祖庭这才后悔自己不好好学习,好逸恶劳,才落得今天这个下场。
  春生和秀梅一商议,决定到派出所报案。二毛以诱奸幼女罪被判刑八年。春生和秀梅出了心中一口恶气,但也留下了后遣症。
  祖成恋爱了,女方是城里一个有钱人家的姑娘。俩人正在谈婚论嫁时。一天,俩人正在散步,碰到祖成村里一个人。俩人热情地打招呼。还走到一个公园坐下来唠家常。农村人老实,他一点也不注意祖成旁边还有个女朋友,把祖成家近况:舅舅坐牢、弟弟离家出走,下落不明。妹妹被人诱奸。祖成听着,听着,眼前一黑,昏了过去。

两天前,江水村出现了奇怪的老头,老头一直再江水村附近瞎转悠,每天东张西望的,好像在找什么东西。

图片 1

这两天,天气酷热,这天中午,老头到村里刘财主家里讨水喝,结果被刘财主家里的狗给咬了,刘财主面都没漏,就把他给打发了。

这可把老头气够呛,酷热口渴,刚走两步就倒在了隔壁林家的门口,林海见到后,就把老头就给扶进了屋,先给他喂了点水,又给他处理了伤口。老头很感激林海,告诉他自己是来寻找风水宝地的,到江水村发现了一些端倪,但是一直没找到。

在林海家修养了一天,老头第二天要走,走之前悄悄的告诉林海:“受你恩惠,无以为报,我近日观你父亲相貌,三日之内可能有大祸,此祸难解,如果你父亲在田里去世,一定要埋在田里,切记!”

林海很生气,救了他,还给他致伤,结果换来这么几句晦气话,真是生气,进屋看了看自己老爹,气色好得很,怎么看都不像是快要死的人,但是心里还是不得劲,就劝老爹这两天别出门,乖乖在家呆着。

可是他老爹可不管这些,照样出门,该放牛就放牛,一出去就是一整天,直到天快黑才回来,林海见老爹根本没事,也就没在意。

第三天,林海老爹又出门放牛,跑到一草地就自己搁旁边歇着了,这一歇着就有点困了,不知不觉就睡过去了,等到醒来,这才发现牛不见了。在附近都找遍了,就是没找到,只好往远处找。

一直找到一片水田,这才看见自己的老黄牛正在水田里吃人家的秧苗呢,他赶紧跑过去,就往走牵牛,正和牛较着劲呢,水田的主人过来了,不是别人,正是邻居刘财主,刘财主一见到自己家的田被糟蹋的不像样子,一下子火了。

刘财主吼道:“滚出来,那是我家的田。”而且刘财主之前本就想占林家的地,可是林家就是不乐意,本来就有怨气,见他还是没有把牛牵出来,就把狗放了出去,让狗过去咬人,都说狗仗人势,那狗跟闪电一样就扑了出去,林海老爹使劲一躲,结果倒在了地上。

这一倒在地上,血就从脑袋后面流了出来,刘大财主这才发现这老林的后脑勺磕在了石头上,赶紧把狗牵开,可是这老林已经没气了,刘家的下人也有和林家相熟的,悄悄跑到林家,把这事儿告诉了林海。

林海跑到水田,找到刘财主就要拉他见官,要他的命。林家的亲戚也都赶了过来,刘财主也害怕,连连的求饶,还说不管赔多少银子都没问题。林海突然想起之前风水先生交待的话,这不就应验了吗?

他就对刘财主说:“不去见官也行,但是我爹必须葬在你家的田里,你家的田契必须送到我家去,我也不要你的银子,你给我爹风光大葬,你家的狗交给我!”刘财主赶忙答应。

亲戚们都不同意,可是林海却说道:“有些事情你们不知道,我爹的在天之灵肯定会同意的,你们也别劝我了。”之后,刘家的地就成了林家的坟地。

自从林海的老爹下葬以后,林家的运势好像就变了,本来是地地道道的农民,可是家里的几个孩子突然就开了窍,学习一个比一个好,都想去京城考试,打算做官儿。林海把自己家的地也租出去了,也不愿去种地了。

后来林家的子孙还真有出息的,中了探花,做了官,林家的日子是越过越好,林海心里惦记着,这莫非就是那风水先生当初算到的?

林海不知道的是,那风水先生本来是为自己找的墓地,可是谁让自己欠了林家的人情,如果没有那碗水,也许自己连命都没了,一片风水宝地又哪有自己的命值钱呢!

TAG标签:
版权声明:本文由ag旗舰厅注册账号发布于文学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一碗水救了一条命,村民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