苟区长逸事

2019-09-26 17:40 来源:未知

图片 1
  何小强十六岁那年,初中一毕业,就制定了一个酝酿已久的报仇计划,这个计划的针对目标,他要亲自惩罚市长原立民和他的老婆。为制定这个计划,他从十三岁就开始酝酿,一颗仇恨的种子深深埋进了心里,仇恨的火焰也随着年纪的增长越烧越旺。
  那一年,他跟爷爷到县城边上的农贸市场卖菜,一个人跑到县城最热闹的一红旗大街上溜达,看见有一队游行队伍高喊着口号走过来,大约有一二百人,游行队伍前头的几个人,拉着一个巨大横幅,上面写着“杀光小日本!收回钓鱼岛!”一行大字。游行队伍呼喊的口号,也是“杀光小日本!收回钓鱼岛!”口号声震天动地。游行队伍的人,个个慷慨激昂,义愤填膺,红红的眼珠子喷射着仇恨的火焰。
  此情此景,令何小强也一下子激动起来,他跟在游行队伍后头,也跟着振臂高呼口号。有时候口号会变成“核灭小日本,收复钓鱼岛!”何小强知道这个口号的意思是,用核炸弹核武器去消灭小日本,就觉得更加来劲,更加过瘾,便可着嗓子跟着可劲喊,直喊得嗓子嘶哑。他觉得这壮举很豪迈,很雄壮。他想,如果自己手里真有一颗炸弹,一定先去炸原立民那个乌龟王八蛋,还有他那几个狗腿子,那几个帮凶,他们是帮狗娘养的,不是人,统统炸死才好!
  当游行队伍来到一个小广场,看见小广场上停着两辆丰田车和一辆尼桑。走在游行队伍最前头一个带头喊口号的大汉,喊了一声:砸那几辆狗日的日本车!于是前面的十几个人,呼啦一下冲上去,挥起手里的木棒砸向那几辆日制车。何小强也顺手从路边捡起几块石头,也向那几辆日本车猛砸了过去,只听见炸雷般的噼噼啪啪一阵响,眨眼间几辆日制车,就被砸了个稀巴烂。一个妇女,看见有人砸她的车,疯了似地跑过来,想要拦住砸她车的人,却被几个大汉飞起脚踢倒在地上,一边骂着狗汉奸,一边又往倒在地上的女人,狠狠踹了几脚。那女人爹呀妈呀地在地上翻滚着,哭叫着,何小强也冲上去,狠狠踢了她两脚。嘴里却在骂,原立民,你个乌龟王八蛋!狗娘养的!踢死你!
  何小强跟着游行队伍,来到一家专门卖进口服装的精品服装店门前,带队的那个大汉,领着人们呼喊口号:卖日货可耻!买日货可恨!抵制日货!打倒汉奸!
  何小强也跟着一起大声呼喊,他看见身边跟他一般大的两个中学生模样的少年,从地上捡起了几块石头,他也捡了几块石头,三个人一起把手里的石头,向服装店的厨窗玻璃砸去,只听哗啦啦几声响,厨窗玻璃被砸得粉碎,里面站着的几个模特假人,也被砸得七倒八歪。何小强心里更觉得特别解恨,特别过瘾。一边嘴里骂着;X你妈的,原立民!砸死你!
  参加了这次活动以后,何小强觉得自己很了不起,很勇敢。也更加坚定了他要找那个县长和他媳妇,现在的市长和市长女人报仇雪恨的决心了
  差不多反反复复酝酿了三年,原来的副县长原立民,已经升任为正县长。县改市以后,又成了市长。官越做越大,他的仇恨也越来越大,报仇的心思也越来越强烈。所以,这一年初中毕业,为了实现这个计划,他放弃了继续升学放弃了继续念高中。虽然他的学习成绩在班级里排名前十名,是很有希望考取市里的高中的,班主任老师到家里去动员,想动员家长让他继续念书,考高中,一看他家里的情况,也就不再动员他了。
  何小强跟着村里的几个人,进城里来打工。十六岁的他,一米七八的个子,长得又标致,顺利地进入了一家叫《红都女皇》的高级酒店当了一名门童。他之所以选择到这家高级酒店打工,也是为了实施他的计划。因为他听说,市里的头头脑脑们,经常到这家高级酒店来吃喝,几乎每天都有好几拨饭局,不是请上级来的领导吃饭,就是招待下面来的头头喝酒,或是各机关单位的领导互相请吃。他想那个姓原的市长也会到这里来吃饭。既然他来吃饭,市长的媳妇市长的夫人,也会跟着来吃饭,他就有机会看见他们,他们的样子早已刻在脑子里。
  何小强爷爷奶奶身体都不好,爷爷有肺气肿病,离不开药,农村又没有医保,买药得自己掏钱。所以,他打工挣的钱,一点不敢乱花。除了留下自己的生活费,全都寄回了家里,爷爷奶奶年岁越来越大,只能靠他扶养。他哪敢花钱去找小姐?
  他报仇计划重点之一放到了市长媳妇身上。他要把市长媳妇视为小姐,就像酒店里的小姐,叫当官的干那样,也叫他市长的媳妇尝尝被强奸的滋味,也叫那个姓原的狗娘养的,当一回乌龟,尝尝被戴绿帽子的滋味。
  可是到这家酒店不久,他才知道,这家酒店虽说是城里最高级的酒店,可是来这里吃饭的那些官员,都是市里局办一级中层一级的领导,更高一级的市级领导,是不上这里请客吃饭的。市里的领导请客吃饭,单独有另外一个地方,叫做西山宾馆,是在原来县委招待所的基础上重建起来的一座更高级豪华别墅型的宾馆。宾馆依山傍水,山环水绕,林木苍翠,鸟语花香。建有专门为省级领导人,或中央部级领导人居住的单独二层小白楼,里面有类似总统客房似的高级大套间,分生活间,工作间,娱乐间。还有为接待市级领导居住的三层小黄楼的高级客房。西山宾馆里还建有多功能活动厅,咖啡厅,酒巴,桌球室,室内游泳池,室外还有一个高尔夫球场,等等一系列生活娱乐设施。
  所以每到炎热的夏季,省市的一些领导就会光顾这里,因为这里不仅是炎夏避暑的好地方,还可以驱车到百里以外的通天林场的准原始森林里打猎,到吉兴河水库吊鱼,到熊瞎子河飘流。别有洞天,别有风味。是现今环境大污梁时代少有和难得的一块大自然净土了。佛岭县也因此深得省市领导的青睐和赞誉,省市领导也都喜欢到这里来视察和调研。所以佛岭县很快就由县改成市,县长变成了市长,更能经常接待省市里来的领导,所以也就比别的县市的领导提拔得快上升得快,在仕途上有得天独厚的优势。
  所以,原来负担接待工作的副县长原立民,没二年就升任县长市长。然而,他却完全不知道,就在他刚刚坐上市长金交椅的时候,有一个十六岁半的少年,已经制定了一个报复他和他媳妇他女人的计划,而且正在紧锣密鼓地实施之中。
  二
  原立民市长全然不知全然不晓,他的前夫人花玉音也全然不知全然不晓,完全不知道有一个在本县一家最高级酒店《红都女皇》里做门童的十六岁半少年,已经制定了一个报复和惩罚他们的计划。而且发誓不达目的决不罢休,也就是说他要像宾馆包间录相里,那些当官的弄小姐,黄片里那些男人弄女人一样,弄那个姓原的他的老婆他的女人。一定要亲自达到他的目的。达到他报仇雪恨的目的。
  花玉音自然对此一点不知晓,一点不知情,完全不知道本市有一个刚刚十六半岁的少年,把报仇的目标针对上了她。所以,她思想上一点防备也没有,任何防备也没有,该出门还照常出门,该上街还照常上街,该逛商场还照常逛商场,该去办事还照常去办事。丝毫也没感觉到有一个十六岁半的少年,正在四处寻找她,正在实施他的预谋已久的计划,要用他十六岁半男子汉的身体和威力亲自报复她。
  十六岁半的少年何小强,每天晚上一从酒店下了斑,回到出租屋小平房一间六平米的小黑屋里,一头倒在窄窄的木板床上,瞪大眼珠子瞅着黑糊糊的天棚上正在缓缓爬行着的几只大盖虫,心里就开始思考如何实施他的计划,
  有一回他在工棚跟几个民工看黄片,那几个民工就说,听老板说咱们市原市长的女人,原先是搞艺术的,细皮嫩肉。杨柳细腰,人长得特漂亮特性感,要是能干一回那小娘们,那才叫没白活。可比那些洗头房的小姐,强一百套一千套。
  听了这些话,何小强更按捺不住心里的骚动和冲动,就在心里说;我就要亲自弄弄那个小娘们,像宾馆里那些官们弄小姐那样,叫他的老婆也给我当一回小姐,叫她也尝一尝叫男人强暴的滋味,狠狠地干那个小娘们,报他的深仇大恨。
  家住佛岭县红旗镇红旗村的何小强,六岁那年母亲跳河自杀,村干部说是因为他妈妈白丽娟精神不好,犯了精神病,在河沿上疯跑,跌进河里淹死的。第二年父亲因为逃赌债,逃进北边的大山里,迷了路再没能出来,连尸体也没找到。何小强从六岁就成了孤儿,只能跟着年迈的爷爷奶奶生活。直到他长到十三四岁,个子长到一米七十五,嘴巴上也长出了茸毛,像个大小伙子了,大姨妈才告诉了他他妈妈屈死的真相。在他心底里播下了一颗仇恨的种子。其实他曾听过有些村里人嘀咕说,他妈妈是被人逼死的。可他回家问爷爷,爷爷就说你别听那帮子爱嚼舌头的人瞎说,奶奶也说那些人是瞎白扯,别听他们瞎咧咧。一直到他上了中学,大姨妈才把前前后后的事情,原原本本地告诉了他。他才知道了妈妈被逼死的真相,从那一刻起,他便产生了为妈妈报仇雪恨的念头。并且这个念头随着岁月和年龄的增长,也越来越强烈,一直在心里酝酿着如何报仇的计划。
  特别是后来又发生了那个事情,他们家的三间草房,在村子尽东头的国道边上,爷爷就利用房山头的一间房,开了一个小卖店,自父亲去世以后,爷爷奶奶干不了地里的活,就只能靠小卖店维持生计。却没曾想,有一家化工厂,要在村东头建一个分场,他家的房子和小卖店,都要拆迁。姓原的村长,跟原立民是本家的远亲,就动员爷爷搬家,爷爷说搬到别处他的小卖店就开不成了,说啥不肯搬,原村长说你应该以大局为重,不能因为你一家,堵了全村人发财的路。一天夜里,村长带来一帮人,要对小卖店进行强拆,爷爷挡在门前,死活不让拆,就跟扑上来要强拆的人撕打到了一块。爷爷哪经得起那些人推打,被推倒在一根被强拆下来的木桩子上,摔折了三根肋骨,在炕上躺了两个多月才能下地。
  这件事情发生以后,何小强更恨透了姓原的,更把仇恨记到了原立民身上。虽然那时原立民已经调到县里升任了副县长,他也不知道村里的事,何小强还是认定就是因为有原立民的后台给原村长他们撑腰,姓原的那个狗娘养的村长才敢这样霸道。
  自从听了大姨妈给他讲他妈妈跳河身亡的前前后后,他就认定原立民就是逼死他妈妈的罪魁祸首,他要为妈妈报仇雪恨。他要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这是他在课堂上听语文老师讲的一个成语故事)。他知道他可能很难接触上市长原立民,对他动手,他现在还没有这个能力,那就先拿他的老婆开刀,先对他的老婆下手。叫那个小娘们也尝尝那种滋味。叫她,叫他市长的媳妇,也变成叫人强行干过的破鞋烂货。何小强知道,像他们那样有头有脸有地位的人家,女人要是被人强弄了,更会没脸见人,更会大丢面子,更会没消停日子过,没好日子过。
  想到这里,何小强就恨恨地在心里骂;等着瞧吧,我叫你们也没有好下场!
  但是,何小强遇到的第一个难题是,他不认识原立民,更不认识他的媳妇,也从没见过她长得什么模样,更不知道她多大年纪是俊是丑。是小媳妇还是中年妇女,是长头发还是短头发,是黑头发还是黄头发,是大眼睛还是小眼睛,是圆脸蛋还是瓜子脸蛋,是高个子还是矮个子,是胖子还是瘦子……
  总之,何小强对于市长媳妇,市长女人,对于他要攻击和惩罚的对象,什么什么,一切一切,都一无所知,一无所闻。但是,这并不妨碍他一定要找到她,他发誓,一定要找到那个小娘们,一定要狠狠地弄她!狠狠地惩罚她!就像砸日本车那样狠,狠到叫她,也叫她的丈夫,一辈子都不会忘记。
  以牙还牙,以血还血。人不犯我,我不犯人。原立民,你等着瞧!你个狗娘养的乌龟王八蛋!
   三
  何小强虽然知道了像原立民那样级别的市领导,不会到他所在的这家酒店里来,他的女人也不会来,但他还是决定要继续留在这家酒店里做。一方面这家酒店给的工钱,要比别的酒店高,他得多挣钱,多往家里寄钱,家里的小卖店没有了,没有再能进钱的道了,只能靠他挣钱,给爷爷抓药治病。不给现金,药店是不会卖给你药的。不像城里人,拿着医保卡就能上医院开药。他还听说,市一级的大领导,要是生了病,可以上市中心医院住高级病房,治病开药,都不用自己花钱,像原立民那样的大领导,有了病,即使是头疼感冒的小病,都有专门的保健医和护士,上家里去给看病抓药。这帮狗娘养的!真他妈会享受!
  等着吧,原立民,等我把你老婆狠狠弄了,叫你老婆和你们全家,都好好享受。享受个死!
  何小强要继续留在这家酒店做,还有一个原因,也是为了实现他的计划。因为到这里来吃饭喝酒的政府官员,虽然都是局办一级的中层领导干部。可是,他们中间的一些人,对市一级领导那些人的情况,还是比较了解的,有一回他替传菜员往包间里送菜,就亲耳听几个政府办的人,在议论市长和副市长家里的一些事,说他们家里的女人,工作又有了新的变动,家里的孩子,又上哪个外国留学去了。还隐约听他们提到了一个叫花玉音女人的名字。
  他不知道那个叫花玉音的女人,是哪个领导家里的女人,还是他们家的孩子?但是,从这以后,他觉得他有可能从这些官员们的嘴,听到一些他想要打探的消息,或许能打探到原立民家的一些情况,打探到他老婆的一些情况。所以,他决定还是继续留在这家酒店做,老板对他的工作也挺满意。也一再跟他说,叫他好好干,干好了,他会给他加工钱。却怎么也不会知道,这个十六岁半少年,不光是为了多挣钱,还要实施他的一个可怕的计划,一个针对市长和他的女人的计划。


  今天要说的这个事儿呢,离现在不是很远。家里有老人的可以回去问问,在春秋战国时期啊…呵呵,扯远了。
  (上部)
  (一)苟村长其人:
  苟村长大名苟不理,据说是为了小时候好养而起了这名字。
  苟村长家三代贫农,政治面貌一清二白。27岁那年,苟村长还不是村长的时候,见义勇为救了一名落水女青年。事后女方家长为了感恩便把女儿的终生托付给了他,说他既能赴汤也一定会蹈火,令人放心。
  据知情人透露,苟不理在舍已为人的当儿上下其手乘机大吃人家姑娘豆腐,姑娘家人较封建才成就了这好事,也造就了一段佳话。后来苟不理便凭着三代贫农身份借着见义勇为事迹当上了村长,名利权色四丰收。乐得他老爹娘在祖宗坟前烧了好多捆纸。
  苟不理斗大的字不识两筐,更不会写字。自从当上了村长,经常有大队小队的这文件那审请需要批示。苟村长便奋发图强悬梁刺股练习写字,他专攻五个字:“苟不理,同意。”凡是有需要批条或签字的,一概“苟不理同意。”功夫不负有心人,这五个字还真的被他练出了境界,给他带来了意想不到的惊喜。此是后话,暂且不表。
  ●
  (二)苟村长进城:
  五一节前夕,苟村长收到县委公涵,邀请他参加今年的全县劳模大会。苟村长捧着公文激动地上看下看左看右看,没几个字认识。但是上面“苟不理”三个字是错不了的。还有下面那一块鲜红浑圆的印章图案他是再熟悉不过了,与村委会的差不多。
  激动得一夜未眠,第二天苟村长带着老婆兴冲冲进了城。进城后,苟村长先拉着老婆找了家理发店。这头上的千丝万缕可关乎着人民公仆的光辉形象。苟村长咬咬牙花了150元剪了个时髦的发型一一中间留着一坨,两边各留一排,后面乌龙摆尾。这是他从电视里看到过的,城里人就流行这个。然后他又买了条大红领带狗舌头般有气无力地挂在胸前,顿时感到身价倍增,连走路也好像沉稳有力起来。。
  自己包装了,可不能亏了夫人。苟村长又拉着老婆走大街串小巷挑地摊上的花俏衣服买,又廉价又好看。这村长媳妇本来就长得不赖,高挑漂亮虎眉豹眼方面大耳,如果长了胡子跟李逵似的…
  4月底的天气,日头火火的晒。苟村长买了瓶农夫山泉。喝了几十年来的井水,今儿个开开洋荤尝尝这山泉什么味。拧开瓶盖喝了一口,苟村长愤愤地破口大骂:“呸!假的!什么农夫山泉,娘的全部兑的是水。”骂完还得喝,喝一口骂一声,骂一声喝一口,最后一瓶山泉被骂进了肚子里。
  逛了大半天,天色已晚。苟村长拉着老婆找县委。他当村长20年了还没见识过县委是什么样儿。
  迎面走来一女郎,手捂胸口。苟村长上前问路,女郎抬手一指说:呶,那高楼就是。说完又捂住了胸口。敢情这姑娘穿着低胸装,在苟不理这乡巴佬面前还不好意思。望着女郎远去的背影,苟村长不平地唠叨着:“穿低胸装还用手挡着不让人看,城里人真是太没公德心了……”
  ●
  三,苟村长住宿
  终于找到了县委,苟村心中的石头总算落地,战战兢兢向工作人员出示了公涵,工作人员热情地把他安排进招待所的集体宿舍。
  看着满屋的大老爷们,苟村长可不干了:这么多人,我和媳妇怎么睡?咱共产可不能共妻呀!
  吵闹间,正好县长过来巡视。一听说县长来了,苟村长像是失散的孩子见到了娘亲,他拉着县长就差没下跪,“县长大人你得给我做主哇,这集体宿舍这么多人我和媳妇怎么住哇?”
  县长皱着眉头说“县委规定住集体宿舍,开会不能带家属,你这同志怎么能违反原则?”
  苟村长急了,气急败坏地拿出公涵递给县长,理直气壮地嚷嚷:“我没违反原则,明明是这上面写着要带家属一起来的,你看你看!”说着用手指着公涵上的一行字。
  县长疑惑地凑过来一看,顿时气绝哭笑不得,那一行字赫然是:“日用品请自带。”
  县长怒目凝视着苟村长许久,深沉地说“苟不理同志,你很有内涵嘛!请问你这发型花了多少钱?”
  苟村长一听,县长这是夸我呢!连忙胸脯一挺:“报告县长,花了150元!”
  县长点点头,很像是赞许地说:“嗯,不错!花了一百五的钱,整了个二百五的头,值得值得!”
  为解燃眉之急,县长还是批示让苟村长夫妻暂时住进了夫妻套房。在县委食堂用过晚餐,夫妻俩像开房似的紧张小心地进了房间。哇!雪白的墙壁,宽大的双人床,鲜红的床单,三十英寸的大彩电…两个人又新鲜又刺激,跳上了席梦思弹来弹去,苟村长眼馋地看着媳妇晃动的胸脯,感到无比的兴奋……于是,窗外的人都有幸听到了苟村长高亢的歌声:“呀拉嗦!这就是青藏高原……”
  ●
  四,苟村长演讲:
  第二天,会议正式召开,苟村长随着众代表进了会场。先是听取数不清的书记县长各部门的头脑们歌功颂德作报告。苟村长没文化,听得昏昏欲睡,胸前狗舌般的红领带也随着他头颅的晃动而伸缩。恰好这熊样被县长看到了,县长本就对他没好印象,就想乘机出他洋相。咳了两声,县长拉过话筒大声说:“下面让我们来听听农村基层代表的建议与心声,有请苟不理同志上台……”
  
  猛然听到县长点自己大名,苟村长一个激棱惊醒了。一睁开眼睛就看到了领导们期待的目光,又听到稀稀拉拉的掌声。他站起来鬼使神差地走上主席台。平时在村民大会上苟村长也经常演讲,可今天这大场面还是第一次经历,他感到口干舌燥头皮发麻,看着下面黑压压的人群,看着身边的大领导们,苟村长腿肚子直打颤。他哆嗦着接过话筒,清了清嗓子嚎啕似的说:
  “各位大干部大领导,书记县长,副书记副县长,局长股长所长村长,七姨三婶大伯二叔父老乡亲们,大家好!
  “我姓苟,一丝不挂的苟……”
  台下顿时一片凌乱,啥叫一丝不挂的狗啊?呵呵,太激动了,把一丝不苟说成了一丝不挂!
  听到下面哄叫,苟村长反而不紧张了,敢情这劳模大会也跟村民大会差不多,大家都爱插荤打科。于是他调动所有思维搜索所知的知识继续演讲:
  “我来自农村,现在的农村形势是一片大好啊!大大的好!
  “我们努力背诵毛主席语录,派专人扛着邓小平理论的大旗子游行,坚决拥护江书记选出来的三个代表……”
  台下掌声雷动,喝倒彩声一片。苟村长更来劲了,抹了抹嘴角的白沫继续演讲:
  “我们农村啊,老人那叫一个牛,小孩那叫一个酷。
  “就拿苟烧包他爷爷来说吧,九十高龄的老爷子了。那天我上门慰问,推开门,吆喝!老爷子鹤发童颜精神焕发,正盘腿坐在床上,手上捧着一本《水浒传》美滋滋地看着…
  “我们街坊有个小孩,会好多外语,什么日本语月本语,澳大利亚语奥小利亚语……反正跟八国联军对着骂街他能不重样。
  “我的二侄子,小伙子长得帅呆了,把脸遮起来长得像演员似的……”
  苟村长越说越带劲,嗓子发哑。顺手端起面前谁的茶杯一饮而尽。服务员上来倒水,发现水瓶空了,对着苟村长说了声不好意思。苟村长激动而大义凛然地说:“不用管我,把最后一杯水留给同志们吧!把那瓶橙子汁给我就行了。”
  台下又是一阵哄笑。县长听不下去了,拍了拍苟不理的肩膀,意味深长地说:“我说同志,你的废话可真比湖南卫视的广告还多啊!”
  苟村长忽然冒出一句石破天惊的话来:“我也想做一个优雅的绅士,是生活把老子逼成了泼皮!”
  于是,苟村长出名了。
  ●
  五,苟村长的书法:
  劳模大会历经三天圆满结束,散会前大家都在一条长布条上象征性地签名留恋。苟村长也跟着人群写下了自己的大名。
  恰好跟在苟村长身后的是县书法协会会长,会长仔细凝视着“苟不理”三个字半晌,忽然一拍大腿:“哎呀!好书法!这三个字深得苏黄之骨、米蔡之髓,有二王之风、怀张旭之魂…大家快看,真是点如坠石,横扫千钧,撇如刀捺似帚钩若斜阳照黛影!妙啊妙!”
  经书协会长这么一赞,大家都来围观苟村长的签名。有懂书法的颇颇拍手称绝,不懂书法的也装模作样地赞叹奉承,以示自己不是门外汉。
  苟不理被大家这么莫名其妙地一阵胡捧,顿时觉得全身骨头不及四两,轻飘飘的云里雾里……
  原来,苟不理为了批条方便,专门练习“苟不理同意”五个字,还真的不知不觉中达到了炉火纯青登峰造极的境界。至于什么苏黄米蔡什么风什么骨的,鬼才认识他们。
  这时书协会长已捧来笔墨纸砚,恭恭敬敬地“请苟先生留下墨宝,为我市书法繁荣争光,供后学瞻仰”。
  苟村长颤巍巍接过毛笔,好一杆笔!简直如握着沉重的鬼头大刀。
  写什么呢?苟村长头上冒汗了。他知道自己只会写五个字,可这儿不是批条子,总不能也写“苟不理同意”,要命!
  狗急跳墙人急生智,这话一点也不假,苟村长灵机一动,挥毫写下一首诗,诗曰:
  理同意不同,
  意同理不同。
  同理不同意,
  同意不同理。
  落款:苟不理
  众人纷纷叫好,不但书法精绝,这诗也是多么富有哲理啊!高人,真是高人!深刻啊!
  于是,苟村长更出名了。。
  (下部)
  1,苟不理言论:
  话说苟村长县城开会大出了风头,荣归故里后更是意气风发名声大噪,俨然一副成功人士的派头。毕竟是到县城见过世面的人,四乡八镇有什么大事小情都爱请苟村长光临,并以能请到苟村长为荣。乡亲们有个大小纠纷的,只要苟村长出面调解立马圆满解决。
  用苟村长的话说就是:群众有困难我要帮,没有困难也要制造困难再帮。
  东村发生一起水牛碎尸案,大家对案情分析了两天没个结果。苟村长一来就下结论:“大家甭伤脑筋了,这明显是自杀,肯定是自杀,谁会这样无聊残忍把牛大卸八块?”于是,碎尸案轻而易举的结了案。
  镇上举行运动会,苟村长被邀请作裁判。判了几场,苟村长得出结论:所谓运动会就是一群需要运动的人坐在看台上,看一群不需要运动的人作玩命的运动。这句话立刻被《人民日报》、《新华日报》、《光明日报》等竟相转载,此为后话。
  运动会上,苟村长最乐意做女子游泳、女子跳水的裁判。赛后记者访问,问他对女子游泳跳比项目的竞赛有何感想与建议。苟村长感触颇深的说“感想多啊!从前是扒开泳衣看见屁股,现在是扒开屁股才看到泳衣,这就是与时俱进啊!”
  于是,媒体出现了一个流行的新名词:苟不理言论。
  ●
  2,苟村长拍戏
  
  这天,有剧组来乡下取景拍戏,需要群众演员。乡民们作为奇事奔走相告,苟村长理所当然地被邀请参观。正式剧情之前要先拍一个洗发水广告,上去了几个演员都不如人意。苟村长自告奋勇说让我试试。对着镜头苟村长心里默念着那句台词:头屑去无踪,秀发更出众。
  当灯光一闪,导演一声开始后,苟村长一得瑟一紧张忘了台词,他急得捋着前面仅剩的四根头发脱口而出:“秀发去无踪,头屑更出众!”
  哈哈哈哈哈…大家都笑,导演连连称赞他有表演天才。
  晚上剧组收工时,导演悄悄把苟村长拉到一边,神秘兮兮地说:“明天你愿不愿意来拍一场戏,有一段床戏需要群众演员,就怕你们农村人思想封建……”
  苟村长打断导演的话,一拍胸脯说:“这是什么话?拍戏是属于艺术,作为村长,我愿意为艺术献身!”
  回家后苟村长心里暗乐,想到明天要为“艺术献身”,激动得发情公狗似的。他不敢告诉大脸盘子的老婆,这婆娘准定不赞成。
  好容易熬到天亮,苟村长屁颠屁颠地奔到剧组,又经过十万年般的等待终于轮到上场了。一声“开始”后苟村长急不可耐地甩脱衣服猛虎下山般地直向床上扑去,急得导演连忙停下来大吼大骂:“你妈的想干什么?谁让你脱衣服了!快穿上!”
  苟村长疑惑地问:“不是拍床戏吗?我当然得上床呀!别的我不懂,上床我懂得多了!你们不是想给我找替身吧?”
  导演气得哭笑不得,只得耐心地给他这段床戏的剧情,结果苟村长被打扮成一个宫女,与另一个太监在床上缝了两个小时的被子。
  铁青着脸走在回家的路上,苟村长气愤地骂:“奶奶的床戏,正正宗宗的床戏,老子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缝被子!”
  第二天,导演亲自上门找苟村长,说昨天那床戏没有与你说清楚怪我们不好,今天有场戏差群众演员,我们考虑还是让你上。今天这场戏是裸戏……
  “裸戏?“苟村长心里一动,脸上却不露声色的说:“没兴趣,再说也不一定裸……”
  导演连忙发誓般地说:“这次保证是裸戏,全裸!并且不是你一个人裸。只是为了不沦为色情剧,我们安排让你在水里与其他人一道……”
  话未说完已被苟不理打断:“导演你别说了,除了诱惑,我什么都可以抵挡,我这就跟你走!”
  苟村长美滋滋地想:全裸,水里,小动作没人看见……他不禁又回忆起当年救他老婆的那一幕…
  ……(此处为拍戏过程,省略无数字)

TAG标签:
版权声明:本文由ag旗舰厅注册账号发布于文学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苟区长逸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