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分之一村街实现,人间暖情

2019-09-26 17:40 来源:未知


  一周前父亲打来电话说胃部不舒服,让吴凡抽空陪他去医院检查一下。虽然他答应了,但因为一个案子出差去了外地,回来后又参加了中院组织的法庭庭长培训班,给父亲看病的事还是拖延了。
  一直到星期六才处理完各种事情。晚上,吴凡对妻子说:“明天无论如何我也得陪父亲去医院检查了!”妻子说:“已给你说了一星期了,你都抽不出空。看你有多忙,父亲的病如果耽搁了,你如何交待?”
  吴凡沉默无语,妻子的话是对的。身为长子,父母更多习惯了依赖自己,每次身体不好,都是让自己陪同去医院看的。明天一定得去了,吴凡在心里暗暗地叮嘱着自己。
  
  二
  坐在医院诊室里,父亲给医生诉说胃部不适,自入冬以来就不舒服,已有一个多月了。
  “为什么才来医院?"医生斜了吴凡一眼,满脸的不屑。
  “孩子们太忙了,我自己又不愿来。”父亲忙着解释。吴凡心里一紧,不是为医生的鄙夷,是为父亲的病。爷爷是患胃病去世的,三年前父亲得了胃炎,这胃炎就成了父亲的一块心病,不知道这次是重犯还是在恶化?
  胃部检查时,隔着玻璃窗能看到父亲的身体随着机器不断变换着方位,当显示屏上不断重复胃部的一个部位时,吴凡的心就立马提到了嗓子眼上。
  检查的时间不短了,能看出医生的尽职和尽责。这时,他的手机响了,是镇长焦急的声音:“王庄调地时出事了,你能不能快点过来?王庄调地过程中遭到几十户村民的反对,已出现过几次上访,这次则直接和村镇干部发生了冲突,有进一步激化的苗头,派出所干警已到村里调查了,但村民们坚持让法庭出面处理。”
  吴凡就问镇长:“带头的是谁?”回答说:“是王志秋。”这个人吴凡认识,两年前曾因宅基纠纷到镇法庭起诉,是经过他调解解决的,他知道此人懂法,对法庭还是很信任的。
  “那你告诉王志秋,我现在还在医院陪父亲看病,等我下午回去处理。”吴凡告诉了镇长自己的处境,镇长同意了。
  父亲终于出来了,检査结果等一会儿才能拿到。吴凡趁机领父亲到医生处请医生做了个全面的检查。父亲已六十多岁,虽然健壮,也早已到了全面体检的年龄了。到ct室胸透、心电图室检查,然后把已得出的结果报送给医生。当吴凡拿着最后一项化验结果进门时,听到父亲跟医生在解释:“儿子在基层法庭上班,工作很忙,平日休息时间少,我不愿意给孩子添麻烦才拖到今天。”父亲说着话,看上去精神好了很多。
  “各项结果正常,只是胃部有点炎症,坚持服一段时间药问题不大,每年入冬的时候都要注意保暖。”医生把写好的药方递给了吴凡,眼神已没有了原来的鄙夷和不屑。“虽然工作忙,也要常回家看看。”吴凡连忙点头,和父亲一起走出了医生的房门。
  父亲长长吁了一口气,满脸的释然,“既然没大事,那就不用拿药了,药都那么贵。”吴凡说:“这哪行,按照医生叮嘱的,再贵的药也要吃的。”他让父亲在门口连椅上等着,自己下楼去药房拿药。
  心中的一块石头终于落了地,他想起了王庄的士地纠纷,便打电话去问,对方说已同意下午到村里解决。
  中午吃饭的时候,一个律师打来电话,说一货车被人违法扣押了,请法庭依法保全并调解,吴凡忙电话通知副庭长带书记员去现场处理。放下电话吃饭时,父亲说:“你下午有事就去忙吧,就不用管我了。”母亲接话说:“现在知道孩子是真忙了吧,别总让一点小事就分孩子的心。”
  妻子责备起吴凡的不尽责,吴凡无言。父母住在农村老家,吴凡兄妹三人毕业后参加工作住在县城,心中的父母一直是年轻的,从来都没考虑到父母已经步入老年需要照顾了,父母掂记着儿女,想他们的孙子、孙女,但从不给孩子们提什么格外的要求。病得实在忍不住了,才告诉自己,可自己竟没太在意,好在病无大碍,如果……突然,一句话冒上了心头,“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待。”望着父母头上渐添的白发,吴凡的眼睛就湿润起来。年轻时总觉的生活还没有真正开始,现在才意识到它已经逐渐逝去了,对父母早是该担责尽孝的时候了。
  饭后,父母执意要走,吴凡就让妹夫去送,自己则到王庄去处理纠纷的事。
  临走时,儿子又打电话来要他晚上早点回家,饭后陪他去商场买一件厚衣服,吴凡说尽量早回吧。
  
  三
  王庄村的情况比较特殊,远离县城,没有工厂,人们除了打工就是种地,是典型的农业村,而且前任村支书因虚报小麦亩数套取国家种粮补贴被群众举报,刚被法院判了刑。群众不信任村干部,新任命的支书开展工作就有不少困难,是乡镇重点帮扶的村,虽然工作组进了村,但调地工作还是进行不下去。
  吴凡和镇长到村里的时候,村委会会议室已经坐满了人,满屋子劣质烟的烟味,吴凡的肺不好,最怕的是烟了,但和老百姓打交道时遇到群众抽烟,他都强忍着没有表现出一点的不耐烦。
  镇长主持会议,开场白后直接进入主题,他对大家说:“现在是依法治国,前任支书被判刑就是典型的例子。这次的调地也会完全依法办事,大家有什么不明白的,可以问吴庭长,吴庭长担任咱们法庭庭长五年了,大家应该信得过!”
  “吴庭长给村里处理过事,公道公平,我们信得过。我先代表大家伙问几个问题,我问完了,大家伙再补充。”王志秋站起来率先说道。
  以前办理案子给王志秋留下了可信任的印象,这种印象也许被王志秋宣传过了,王志秋和他的同伴并无过激的言辞,分地的事,讲的也和村干部陈述一致,但他们问了几个尖锐的问题,听得出已反复研究过土地承包法和新的政策规定,只是有些认识仍然还模糊。
  吴凡小心翼翼地讲出自己的观点,当然这些意见都是正确的,但也要有策略地讲出,否则一句话引起群众不信任,就会前功尽弃。正确的话也要分场合,看听话对象的反应,选择性地讲出,这是吴凡多年从事法庭工作,在调解过众多案件,和当事人打交道过程中得出的经验。
  吴凡一一解释,人多口杂,颇费了一些口舌,认识终于统一了。他们同意回去在村民大会上提出自己的意见,以最后的表决为准。
  走出村委会大门时天已黑了,寒风刺骨,王志秋紧紧抓住吴凡的手说:“你们这一解释,我们理解了。大冷天的,又是星期天,还让你们加班,给你们添麻烦了。就凭你们的态度,我们也要和乡亲们去做工作,保证顺顺利利地把地分好!”
  谢绝了王志秋等人留下吃饭的好意,吴凡心里挂着给孩子买衣服的事,就去向镇长辞行,却被告知已在伙房准备了工作餐,书记在等着,只得留下来,看来儿子的衣服是买不成了。
  吃饭时谈到了近几年国家农村政策的变化,土地升值了、土地纠纷增多的问题,镇长对吴凡说:“候庄那四百亩荒地重新发包的事,一直放不下,都成了镇里和村里的一块心病,群众信任你们,你看法庭能否……”
  吴凡笑着说:“宴无好宴,吃人嘴短,吃顿饭怎么又吃出事来了?”
  书记不无感慨地说:“群众工作无小事,这不是官话套话。咱都在基层,基层工作不好做,离不了扎实二字,更要讲究方式方法,像吴庭长这样的人才不多啊!”
  吴凡正想谦虚几句的时候,书记用手势制止了他的话,意思是我说的是真实的客气话,你就不用客气了,同时说,“现在周末、晚上加班已成了常态,我知道熬个周末不容易,得不到休息大家心里有苦有累,虽然叫苦叫累但没耽搁工作,以水代酒,谢了!”
  吴凡也深有感触,“哪还有工夫说忙啊,基层公务员是国家政策和法律的执行者,我们的工作强度和难度都在增加,不加班很难完成任务。现在人才流失也严重,好在留下来的年轻人适应能力强,好好磨练一下,会比我们强很多的。”
  到家的时候,儿子已经睡了,床边放着新买的衣服,吴凡问妻子:“怎么没等我去买?”
  妻子嗔怪的口气说:“原来就没指望你,说了也白说!”
  躺在床上,吴凡对在客厅打扫房间的妻子说:“干完活把第三册《二十五史》拿给我,好长时间没看了。”等妻子腾出手把书拿来时,他已是鼾声四起了……

图片 1

中新网廊坊8月2日电 “小事不出村、大事不出镇、矛盾不上交”。在河北省廊坊市永清县,基层法官深入田间地头,提前介入问题矛盾,将司法工作融入到社会治理体制中,推进“诉源治理”,让老百姓不用花精力、费时间打官司,也能有效化解纠纷。

目前,在全县386个村街中,123个村街成功创建“无诉讼村街”,实现了“小事不出村、大事不出镇、矛盾不上交”。周边法院受理案件数逐年上升,永清却实现了受理民商案件数逆势回调。过去的一年里,该县正式登记立案民商案件3464件,同比减少734件,降低了17.48%。

图片 2

图为永清法院法官深入田间地头实地调处纠纷。 邱福生 摄

“一乡一庭”接地气,打通司法服务“最后一公里”

永清经济开发区小良村有姑侄俩,因为占地纠纷,曾有半年见面不说话。

过去,永清是农业大县,地皮不值钱。30年前,袁某把自家不愿种的庄稼地转给姑父侯某耕种。近年来永清区位优势凸现,几亩耕地被征用,得到一笔占地补偿。袁某心里不平衡,去找姑父要钱。双方对补偿数额争执不下,开始上访。

“这种事年代久远,证据不好提供,打官司很困难,我们主张维护亲情,调解为主。”永清法庭庭长张洪涛会同经开区法庭庭长、村里的调解员、陪审员,三番五次到村里,到袁家讲道理、到侯家拉家常,一坐就是大半天。在大家的努力下,双方终于在今年初达成调解协议,重归亲情。

“案子没到法院,法官提前介入,主动将纠纷化解在基层。”张洪涛说,这要归功于永清县法院筑牢了司法为民服务的基层阵地,充分发挥“一乡一庭”职能,将矛盾化解在萌芽状态。

除6个中心乡镇法庭外,永清县法院又设置了8个乡镇法庭,每个乡镇法庭由1名庭长和4名人民陪审员构成。每个“一乡一庭”都连通了政法四级网。

“‘一乡一庭’建立起来后,村民到法庭的最远距离不超过8公里。案子到了乡镇法庭,就会及时得到法律服务和帮助,真正打通了司法服务的‘最后一公里’。”张洪涛介绍。

“刘庭长,您又过来了呀……”走进永清县管家务乡安育村,远远地就有村民和刘永打招呼。自2018年被选派担任管家务法庭庭长以来,刘永无数次穿梭往返于乡里各个村街,勤跑道、勤交流、勤排查、勤宣传,被村民亲切地称为“四勤”庭长。

主动服务优流程,有效促进矛盾纠纷快速化解

在永清县法院,立案的流程与别处不尽相同。

案件进行登记后,先要进行“繁简分流”。案情复杂的直接由立案庭分到业务庭室审理,案情简单的通过诉调对接办公室分流到各乡镇法庭和调解速裁庭。调解成功了就不再进入传统诉讼程序,如果超过20天调解不成再进入常规审判程序审理。

“自2018年河北省高院提出‘一人一事一号’立案登记制改革以来,永清县法院为‘登’字号立案合理划定‘流水线’,重塑流程,有效加快了案件流转速度。”永清县法院院长寇友靖介绍,“登”字号立案的案件在诉前的有序流转,促进了矛盾纠纷的诉前快速化解。

2018年4月26日晚,永清县工业园区某公司建设彩钢房施工过程中,职工孙某某不慎摔伤,因伤势过重于5月3日死亡。

公司施工方是廊坊市某房屋维修工程有限公司,而此公司又将工程转包给王某。故死者的近亲属到永清经开区法庭起诉,要求两家公司及王某赔偿死亡赔偿金、被扶养人生活费、医疗费等共计70万元。

因孙某某死亡,其亲属情绪相当激烈,稍有不慎,就会引起矛盾激化。与该公司平日保持联系的经开区法庭庭长马敬微主动与公司负责人沟通商量,决定在正式立案前先进行调解。

5月8日,历经4个小时苦口婆心的劝解,三方终于达成调解协议。

“经开区法庭所辖区域拥有100多家企业,诸如此类的用工纠纷、经济矛盾比较多,我们主动靠前服务,全面加强与所在辖区企业的联系,搭建常态化沟通平台,并对涉及重点企业、重点项目案件选派干警,提供法律帮助和服务。”马敬微说,永清县法院专门出台文件,推行“一企一策”,为重点企业提供精准司法服务,帮助企业完善相关管理制度,引导企业规范有序发展,为企业健康快速发展营造了良好的营商环境。

图片 3

图为永清法院利用巡回审判车方便群众深入村街巡回审判。 邱福生 摄

动员各方化纠纷,满足群众多元化司法需求

每逢周二、周五,永清县法院调解速裁庭法官助理兼韩村法庭庭长武凡琪便来到距离县城13公里外的韩村镇,进村入户了解民情。

即便不在村里,武凡琪每天在手机微信群里也忙个不停。“借钱给别人需要什么手续,如何要回来?打工拖欠工资怎么办?”在一个名为“××村法律顾问”的群里,消息不断地弹出。

“群里有乡镇法庭的庭长、人民陪审员、村干部、律师等,村里出现什么矛盾倾向、遇到法律维权方面的难题,可以快速通过群反映,一些简单问题在群里集思广益就能解决!”武凡琪说。

今年40岁的丁俊杰是养马庄乡法庭的人民陪审员,从周一到周五,他都值守在法庭,接待群众来访。土地改制遗留问题、房屋拆迁矛盾、邻里关系、离婚诉讼、赡养父母子女、遗产分配……他将发现的问题分类记录,并在实践中不断摸索总结经验。

“我们熟悉当地人员结构、社情民意、乡土风情、乡规民约,和老百姓打交道有优势。”丁俊杰说,他们通过建立与村街、乡镇联合调解的工作机制,充分利用乡村干部、司法协理员、人民调解员等多种社会力量,将矛盾纠纷化解在萌芽状态。

4月16月9时,大辛阁乡西下七村,永清县法院派出的巡回审判车停在苑某家门口的空地上。车内,原告梁某和被告苑某相对而坐,主审法官、龙虎庄法庭庭长穆乃效郑重地敲响法槌。

原来,被告苑某把梁某在自家房东侧栽的一片树砍了,理由是:在新中国成立前这片地归他家所有。了解到苑某已80多岁高龄,腿脚不好,穆乃效决定将巡回审判车直接开到他家门口,就地审理。

“把法律服务送到百姓家门口,不仅方便了百姓,而且也对周围群众带来极大的‘震慑’,切实起到了审理一案、教育一片的作用!”穆乃效介绍,最终西下七村案的原告撤了诉,双方各退一步达成和解。

全力推进“无诉讼乡镇、村街”创建以来,永清各基层法庭召开各类见面会80余次,走访村街200余个,通过法律宣讲、发放宣传册、入村指导、以案说法、法律大集等多种形式,向广大农村传递司法的声音,共接受法律咨询1000余次,发放宣传材料8000余份,真正让基层群众做到学法、知法、懂法、用法、守法,实现司法与群众的良性互动。

TAG标签:
版权声明:本文由ag旗舰厅注册账号发布于文学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三分之一村街实现,人间暖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