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尘暖情,小随笔精选

2019-09-26 17:40 来源:未知

  一
  还没到立冬,北风就呼呼地拉锯了。
  孙立平打开了门,就听见妻子小芸在屋子里说:“饭在桌子上,自己热一下。”孙立平搓了搓手说:“吃过了,晚上单位小黄请的客。”说完去厨房热水洗脚,热到一半火熄了,他就朝屋里喊:“煤气没有了!”
  小芸披了件衣服出来,用力摇了摇煤气罐子,接着把煤气罐横在了地上,火又扑扑地出来了。她随口问:“小黄咋想起请客呢?”孙立平说:“主任的位置是他的。”听见孙立平没能当上主任,她重重地“哼”了一声说:“你真行啊!堂堂一个研究生,依然保持着你科员的位置!”说完回屋“砰”的一声把门关了,接着就是孩子小宝的哭声。
  孙立平烫完脚后想抽支烟,掏出来一看没了,他把烟盒揉成一团扔到了垃圾桶里。这种日子他已经习惯了,妻子成天的叨唠,骂他窝囊无能,一家三口还挤在二十平米的小屋里,而且还是租来的,冬天也没暖气,只好往床上多加了几床棉絮。
  回到卧室里小宝已经睡着了,他钻进被窝里,小芸翻身把屁股朝着他,他用手碰了碰,小芸甩开了,生气地说:“别碰我!烦死了!”
  他何尝不烦呢?上次谭局长还拍着他的肩说:“好好干,单位是不会亏待你的!”这不是在暗示他吗?只要自己好好干,主任位子说不定就是自己的了。从那以后,他是早起晚归,在单位跑上跑下,累得像条狗似的,结果呢?居然让姓黄的来领导自己,他小黄有什么本事?除了会拍局长的马屁,还会什么?
  小芸把头捂在被窝里抽泣起来,他递给她纸巾她也不要,他摇了摇头,又翻起小说来,小芸转过身来,气愤地说:“别浪费电了!”说完,啪的一声把台灯按灭了。
  
  二
  孙立平一早起来,就去换了煤气回来,小芸买了馒头稀饭放在桌上,孙立平看了看表,喝了几口稀饭就跑出了屋门。
  气喘吁吁地来到单位,小黄翘着二郎腿已经坐在主任位子上了,见他进来,小黄皱起眉头看了看时间,走过去拍了拍他的肩,语重心长地说:“老孙啊!你都是单位的老同志了,今后要起个带头作用啊!”孙立平说:“早上去换了瓶煤气。”小黄说:“哦,理解。”说完回到了座位上,孙立平心里暗骂道:“装腔作势的,你以前不也常迟到吗?”
  其实,小黄说起来还是孙立平的徒弟。他那时刚大学毕业,没什么工作经验,局里就让孙立平带着他。他这人嘴甜,死的能被他说成活的,没几天就和局里的人打得火热了。老主任调离后,他拍着自己的胸口对孙立平说:“主任位子我敢打包票是你老孙的,谁给你抢我都不服!”说得孙立平心花怒放。他回家和小芸说起这事,小芸笑着说:“小黄这次倒说了句最靠谱的话!”
  在单位吃完中午饭后,孙立平趴在桌子上休息,他昨晚没睡好觉,早上又起得早,不知不觉就睡着了,恍惚中听到电话响了,一看是小芸打来的,电话那边说:“记得下班去菜市场带点猪肝回来!”孙立平连说了几个好,接着又趴着睡了一会儿。
  下午他整理了几个文件,刚要下班,黄主任拿来一堆资料放在他的桌上,拍了拍他的肩膀说:“今晚得辛苦一下,明天一早就要!”孙立平说:“我还要去买猪肝呢!”黄主任说:“老孙啊,最近你好像对工作带有情绪了,是不是我当这个主任你不服啊?”见孙立平没搭话,他掏出香烟递给孙立平一支,边打火边说:“上次局长找我谈话,我力荐你老孙当主任,可局长非让我担当这个重任不可,我是何德何能啊!今后还要望你协助我搞好工作啊!”说完背着手出去了,孙立平气得差点把桌上的文件朝他掷去。
  回到家已经深夜了,小芸在床上正侧着身子喂小宝的奶,听见他进来,生气地说:“家里是一点指望不上你了,叫你买猪肝买到现在才回来!”孙立平说:“单位加班嘛!”小芸说:“加班加班,你是局长呢还是主任呢?咋单位的事都让你包干了!”说完把奶头从小宝嘴中抽出来,轻轻拍着哄他睡觉。孙立平没理她,嘴里嘻嘻笑着钻了进去,小芸说:“别给我嬉皮笑脸的,不知道嫁给你图了什么?”孙立平笑着说:“还不是因为我的诗写得好啊!”小芸“呸”了一声,他侧身抱住她,她用臂肘把他推开了,说:“医生说小宝缺铁,要多买猪肝儿煮给他吃,我真不知道你这样卖命得到了什么?”孙立平说:“我明天一早就去买!”小宝睡着了,小芸起来关了灯,说:“最近奶水也不多了,到时吃奶粉开支就更大了!”孙立平说:“大不了我把烟给戒了。”
  
  三
  戒烟的头天倒没有什么,可到了第二天喉咙就开始痒酥酥的了,总觉得嘴里缺了点什么,一天的时间也不知怎样度过的,烦躁得像有只蚂蚁在心里爬着。
  这天单位倒没什么事,下班得也早,他去菜场买了半斤猪肝,又买了根猪脚。
  提回家,小芸看见猪脚,又埋怨了,“一根几十块钱,你也舍得?”孙立平说:“娃儿不是没奶吃吗?”说完穿着围裙提着猪脚进厨房了。
  炖了两个多小时,满满的一大盆端在了桌上,他拿起酒瓶问小芸:“要不要喝一杯?”小芸说:“喝醉了你带娃儿呀?”他要把小宝接过来抱着吃饭,小宝却哭着要他妈抱,小芸说:“看你这个爹当的,娃儿都快不认识你了!”他端起酒杯仰着脖子一口喝干了,说:“是啊,我苏立平真的愧对你娘俩儿呀!”说完又喝了一杯,小芸夹了一块猪蹄放在他的碗里,说:“说啥呢,只要你心里装着这个家就行了!”听着这话,他暗自想,今年单位的奖金我一定要争取多拿点,让老婆孩子多享点福!
  
  四
  孙立平一直在想,自己没当上主任,是不是没有去拜访谭局长?这次局里评职称,无论如何要评上!
  下班回来,他向小芸要钱,小芸问:“要那么多钱干嘛?”他说:“不是要评职称了吗?得去局长那里走一趟。”小芸边摸钱边笑着说:“这次咋开窍了?”他叹了口气,接过钱正要走,被小芸叫住:“回来,还是我去买吧,听说王大爷那里的烟酒要便宜好几块!”说完就把小宝扔给了他,自己开门出去了。
  吃过晚饭,孙立平提着烟酒去谭局长家,走到局长家楼下,心里还在犹豫着,突然看见单位的于小娟走出来,他赶紧躲到了围墙边。
  最后,他还是硬着头皮上了局长家的楼,敲了几下门,里面有人喊道:“进来吧,门没锁!”他红着脸进去,没见局长,看见局长夫人和几个女的在搓麻将,几个人正在争论着牌经,他走也不是坐也不是,咳嗽了几声,听见局长夫人说:“找局长的吧,他出去吃饭了。”他“哦”了一声,忙把烟酒放在茶几上,说:“那改天再来。”说完慌忙走了,走到楼梯口,才想起没告诉局长夫人自己的名字,又想回去,但考虑到有人在也不方便,只好作罢。
  回到家小芸问道:“送去了?”孙立平支支吾吾地说:“嗯。”小芸问:“那职称的事给局长提了没?”孙立平说:“局长不在,他夫人在。”小芸又问:“那东西呢?”他答道:“放在他家茶几上了。”小芸继续追问:“那你有没有告诉她你的名字?”他摇摇头,小芸气得说:“你呀你,我……我真不知道该怎么说你了?”说完坐在凳子上呜呜哭了,边哭边数落着:“你知道吗,这些钱够我们一个月的生活了!居然人家还不知道你是谁?你是雷锋吗?”孙立平自知理亏,躲到外面吸烟去了。
  
  五
  没几天结果出来了,贴在单位公告栏里,他一行一行地辨认,也没看见自己的名字,倒瞧见了于小娟在上面。他想起来了,那天晚上去局长家看见她,她一定也是去送礼了。
  第二天上班于小娟很兴奋,买了一大堆糖果分给科室的人,来到孙立平面前,抓了一大把塞给他说:“下个星期天我在得胜饭店我请客,那天也是我老公的生日,一同庆祝下!老孙,到时叫嫂子也一起来!”说完哼着小曲儿走了。
  看着于小娟神采飞扬的样子,孙立平把零食扔在桌子上,心里说:“得胜饭店,这分明是对我的嘲讽嘛!”刚要转身,听见背后黄主任笑呵呵地说:“老孙啊,怎么于小娟发的糖不够甜吗?”他说完剥了一颗放进他嘴里,边嚼边说:“有点酸溜溜的味道,要不要尝尝?”气得孙立平真想一拳揍过去。想想也是,能不酸溜溜的吗?论文凭科室里哪一个有自己高,可偏偏什么事却轮不到自己。
  他回到家里,小芸不在,正要舀米做饭,看见桌子上有张纸条,上面写着“娃儿高烧,人民医院。”他扔掉了米勺,就往医院跑。
  来到医院,孩子正在输液,小芸坐在床边抹眼泪,他蹲下身摸摸小宝的额头,还发着烫,问:“医生咋说?”小芸拭了一下眼泪说:“肺炎,39度!幸好送得及时,要不就危险了!打你电话咋不接?”孙立平说:“没电了嘛。”
  小宝输完液,回家已经十二点了,小芸叫他烧点水给孩子敷敷,折腾到一点钟两人才躺在床上。
  
  六
  星期天单位放假,小芸吃完早饭对他说:“要不我们带小宝去公园晒晒太阳吧,医生说要让孩子多透透空气,正好今天暖和。”孙立平举起小宝说:“好嘞,今天带我们的小宝出去玩咯!”逗得小宝咯咯直笑。
  他突然想起,今天不是单位的于小娟请客吗?小芸把鞋换好了,说:“还愣着干嘛?走呀!”孙立平说:“我才想起,今天单位的于小娟在馆子里请客。”小芸说:“你们单位做轮流席呀,今天这个请明天哪个请的。”孙立平说:“还不是她评上了职称,要炫耀一下。”小芸一听职称,生气地说:“你还好意思去?”孙立平笑嘻嘻地说:“我堂堂正正的,有什么不好意思了?不去倒真显得我小气了。”小芸说:“你孙立平是胸怀坦荡的正人君子,去吧,我娘俩儿自己去公园。”说完抱着小宝就要出去,孙立平挡在门口说:“今天还是他老公的生日,你看,要不要随点礼?”小芸大声说:“什么?她姓什么娟的是几个意思?这不明摆着是凑钱打平火吗?不给!”孙立平哀求道:“整个科室都送了,这不是让我难堪吗?”小芸说:“你孙立平知道要面子了?知道难堪了?”说完赌气回到了屋里呜呜咽咽地哭了。
  孙立平也不知去哪里,饭店不可能去了,与其受辱,还不如不去。不知不觉他走到了城外的小河边,此时岸边的杂草已经枯零了,他不由地回忆起大学时每天和小芸在这里一起漫步一起吟诗的场景。
  正想着,听见背后有人问:“师傅,要罗卜吗?没买完的,便宜点卖给你。”他回头一看,一个挑着担子的妇女望着自己,他问:“多少钱一斤?”妇女说:“菜市卖一块,八毛给你!”他问:“五毛卖不?”妇女说:“五毛就五毛!”他挑好了一大袋,妇女边称边说:“自家种的,脆生生的!”
  孙立平掂了掂,苦笑了一下,“唉,这就是生活吧。”
  第二天他到单位,科室的人围在一起还在讨论昨天的饭局,众人见他进来,也不与他打招呼,他走到自己的座位上,听见他们压低声音叽里咕噜说:“不就是个研究生嘛!装什么清高?”他回头看了他们一眼,于小娟大声咳嗽了一声,众人才散去。
  自从那天没参加他们的饭局,科室的人对他都是漠视的态度。黄主任也没再让他加班,把他负责的一部分工作交给了于小娟。他知道,这完全是黄主任故意刁难自己,好让自己在科室处于孤立的位置。
  
  七
  单位腊月廿五放假,科室的人都围在一起议论要不要举行一次宴会,于小娟提议:“干脆把局长也请上,听说局长酒量很好,到时我们来个车轮战术,不怕他不醉!”科室的人都附和着赞同。
  孙立平一个人默不作声地把资料文件一一整理好了,就等待发奖金了。
  不一会儿,黄主任提着一个包包进来了,科室的人立马都围了过去,黄主任举着包包说:“别急!别急!奖金都在信封里啊!”说完开始一个个念着名字,拿到奖金的都躲到旁边撕开数了数,脸上挂着满意的笑容。
  孙立平是最后一个拿的,他拆开数了一下,整整比以前少了八百块,他气得啪的一声把钱扔在桌上,上去揪住黄主任的衣领问:“什么意思?”黄主任冷笑了一声,怒气说道:“什么意思?工作表现呀,这是局里的评定!有本事找局里去!”孙立平大声吼道:“老子今天就要找你!”于小娟赶紧过来劝:“老孙啊!你别冲动,不就是一点钱吗?何必伤了和气了?”孙立平没好气地喊道:“不关你的事!最好别插嘴!”吓得于小娟低着头不语了。他死死揪住黄主任的手不放,黄主任的脸涨得通红,咳嗽了几声,大声吼道:“你究竟要咋子?是不是要打架?”孙立平说:“你说对了,老子今天就要揍你!”说完一拳向黄主任挥去,鼻血一下就给打出来了。
  黄主任捂着流血的鼻子大声叫嚷道:“反天了!没王法了不是?孙立平你等着,今天你这一拳,是要付出代价的!”说完就去打电话了,孙立平厉声回道:“我就等着,等着局里的调查!”
  黄主任先给局长打电话,但一直没人接,然后他就报了警,不一会儿,派出所来人把他俩带走了。
  民警先带黄主任去医院鉴定,只是轻微伤。民警听了事情的经过后,让孙立平道个歉并承担医药费,可黄主任不服,要求一定要给孙立平治安处罚,否则他是不会接受的。
  
  八
  当小芸得知孙立平打了黄主任被拘留了,抱起小宝就往拘留所跑去。
  看见孙立平穿着拘留服走出来,小芸心如刀割,眼泪簌簌而下。孙立平看着柔弱的妻子,不禁落下了泪,紧紧地握着小芸的手说:“都是我不好,都快过年了,还害得你为我操心。”小芸摇摇头哭着说:“别说这些话,我不替你担心谁替你?在里面好好照顾自己,别担心家里。”孙立平点点头,用手给她拭着泪,她反而哭得更伤心了。
  回到家里,小芸心里空空的,自结婚以来她和孙立平虽然因为一些琐事而吵吵闹闹过,但从来没有分开过,今天晚上突然身边少了一个人,觉得冷冷清清的。
  虽然只被拘留五天,但孙立平却度日如年,幸好小芸给他带去了几本书,没事便翻翻,以此消磨难熬的时间。
  大年三十天空下起了雪,小芸一大早就给孙立平买了一条代表着祈福寓意的红内裤,然后抱着小宝去拘留所接他回家。
  刚到拘留所门口,一辆警车从她面前驶进隔壁的看守所里,小芸好像看见谭局长坐在里面。
  孙立平低着头摇晃着身子慢慢地走出了拘留所的大门,抬头看见站在风雪中等待他的小芸和孩子,他不禁热泪盈眶……

■ 邓耀华

  《文艺生活(精选小小说)》2005年第9期  通俗文学-荒诞小说

  近段时间来,花果山市城管局接二连三地出乱子。先是为争权夺利的事,几个局长之间明争暗斗,互相拆台,有的还无中生有,向市纪委写匿名信告黑状。接着,十几个科室的科长们也为工作和权力的事,之间互相争斗,这个今天找局长诉苦,那个明天找局长扯皮,你的鼻子他的眼睛,弄得局长成天光为处理内部纠分的事就焦头烂额的。

  局长认为,出现这些问题的原因,都是小鬼们背地里拨弄是非造成的。小鬼不除掉,今后将永无宁日。

  于是局长决定打鬼除恶。

  让谁来打鬼呢?局长首先想到了陪唐僧西天取经的孙悟空,便亲自驾车去了花果山水帘洞。局长把局里闹鬼的事给孙悟空说了后,孙悟空满口答应说:“降恶除妖是俺老孙的拿手好戏,想当年,白骨精那么狡猾,还不是被俺老孙给除掉了?打你那单位的小鬼们,简直是小菜一碟。走,俺老孙这就跟你一起打鬼去。”

  于是孙悟空拿了金箍棒,对局长说:“俺老孙今天也开开洋荤,坐一次你的小车子。”

  来到城管局后,局长对孙悟空说:“我把局里人都召集起来开个会,你坐在台上看谁是小鬼,看准了揪出来打吧。”

  片刻功夫,局里所有的人都集中到了会议室。孙悟空在主席台上朝下一看,妈呀,黑压压的一大片,有百十号人哩。局长问他:“看到了吗?哪几个是小鬼?”孙悟空瞅了半天,才摇了摇头说:“没得一个鬼呀!”局长说:“不可能的,咋会没有鬼呢?没有鬼咋会把单位闹得鸡犬不宁的?你再仔细看看吧。”孙悟空况:“俺老孙火眼金金,哪个是鬼不是鬼,俺一眼就看出来了,真的没鬼呀!”局长有点无可奈何,只好宣布散会,并对孙悟空说:“可能这些鬼们隐藏得比较好,你以后再一个个地辨认吧,认出来后再打不迟。”孙悟空说:“好,再狡猾的鬼也逃不出俺老孙的手掌心。”

  孙悟空是个负责的角色,散会后,他就开始行动。孙悟空首先来到局长办公室,认真瞅了一下局长。局长说:“大圣,我叫你一个个的去辨认,你怎么看起我来了?”孙悟空说:“我就从局长你开始辨认吧,这鬼嘛,善于伪装,谁都可能是的,所以我一个也不放过。”局长说:“好,那你就认真看一看罢。”孙悟空看了一会说:“你不像。”就朝其他办公室去了。

  孙悟空看了局长看副局长,看了副局长又看科长副科长和科员,把所有的人都看了一遍后,孙悟空又来到局长办公室,对局长说:“局长,你这单位里的确有鬼。”局长说:“哪几个是鬼?”孙悟空说:“局长,你先别忙着问这个,俺老孙先来问问你,你知道你单位里为啥闹鬼吗?”局长说:“不清楚,大圣你说来听听。”孙悟空说:“局长,恕俺老孙直言,你一个单位就百十号人,庙小和尚多,好多人都闲得没事干。人一闲着没事干,不闹鬼才怪。”局长想了想点点头说:“可能是这么回事吧。”孙悟空又说:“那么我现在可以告诉你鬼是谁了。真正的鬼,你单位里是没有的,你单位的鬼都是些人鬼,所谓的人鬼,就是有些人当面是人,背后是鬼,而他在背后做鬼事的时候,他仍然是人面人身,这人鬼嘛,俺老孙无论怎样的火眼金金也看不出来呀。所以俺觉得人人都有可能是鬼。”局长说:“那么大圣是否还有其他识别和惩治这些人鬼的高招?”孙悟空说:“真妖易辨,人鬼难识呀,你这里的人鬼俺老孙识不了也打不了,全看你局长自个儿今后的本事了,对不起,老孙帮不了你的忙,俺去也。”说完,孙悟空一翻筋斗,回花果山自寻乐趣去了。

TAG标签:
版权声明:本文由ag旗舰厅注册账号发布于文学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红尘暖情,小随笔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