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缘品第七,古典文学之六祖坛经

2019-09-26 17:40 来源:未知

永嘉玄觉禅师,温州戴氏子,少习经论,精天台止观法门,因看《维摩经》,发明心地。偶师弟子玄策相访,与其剧谈,出言暗合诸祖。策云:“仁者得法师谁?”曰:“我听方等经论,各有师承,后于《维摩经》,悟佛心宗,未有证明者。”策云:“威音王已前即得,威音王已后,无师自悟,尽是天然外道。”曰:“愿仁者为我证据。”策云:“我言轻,曹溪有六祖大师,四方云集,并是受法者。若去,则与偕行。”觉遂同策来参,绕师三匝,振锡而立。师曰:“夫沙门者,具三千威仪,八万细行,大德自何方而来,生大我慢。”觉曰:“生死事大,无常迅速。”师曰:“何不体取无生,了无速乎?”曰:“体即无生,了本无速。”师曰:“如是如是。”玄觉方具威仪礼拜,须臾告辞。师曰:“返太速乎?”曰:“本自非动,岂有速耶?”师曰:“谁知非动?”曰:“仁者自生分别。”师曰:“汝甚得无生之意。”曰:“无生岂有意耶?”师曰:“无意谁当分别?”曰:“分别亦非意。”师曰:“善哉!少留一宿。”时谓一宿觉。后著《证道歌》,盛行于世,谥曰无相大师,时称为真觉焉。

图片 1

古典文学原文赏析,本文由作者整理于互联网,转载请注明出处

永嘉玄觉禅师。温州戴氏子。少习经论。精天台止观法门。因看维摩经发明心地。偶师弟子玄策。相访与其剧谈。出言暗合诸祖。

策云。仁者得法师谁。 曰。我听方等经论。各有师承。后于维摩经悟佛心宗。未有证明者。 策云。威音王已前即得。威音王已后无师自悟。尽是天然外道。 曰。愿仁者为我证据。 策云。我言轻。曹溪有六祖大师。四方云集。并是受法者。若去则与偕行。

永嘉是地名,因一般人尊重这位法师,所以称永嘉。其实玄觉是他的名字,他生在永嘉县温州,俗家姓戴。他年轻时就研究佛经和祖师们所说的论,对于天台教止观法门特别精通,后看维摩经而明白心地法门。

偶然间遇到六祖大师的弟子玄策禅师来访,就和他谈论佛法。所谈的道理和过去祖师所说的相合,就以为他是自己本宗的人。

玄策禅师就问说:‘大士,您得法是谁为您证明?在那里得的法啊?’

玄觉禅师就说:‘我以前听方等经论,都是听法师们讲,都各有传承,而不是我自己学习。以后我看维摩经,了悟佛的心印法门,但没有经大德给我印证。’

玄策禅师说:‘你是自己看维摩经而明白,若是在威音王(第一位佛)以前就可以,但在威音王后,若没有师父传给你法门和印证,这都叫天然的外道,不是佛教。’

所以现有些人自己说自己开悟,自己给自己证明,就如经文上所说的都是外道。在美国有些人讲述六祖坛经这一段时,不知如何解释。威音王说他的声音能遍播到最远的地方去,也可说是本地的风光,就是本处。

玄觉一听说是天然外道就说:‘现在请仁者给我印证。’

玄策法师说:‘我不能给你印证,我不够资格,所说的话不够份量。换言之,我自己还不一定开悟,怎可给你印证呢?在曹溪南华寺有位六祖大师,法名远近皆闻,所以四面八方求法者如云一般的聚集前往,且他是传历代祖师衣钵的祖师。如果你想请六祖大师给你印证的话,那我可以同你一起去。’

觉遂同策来参。绕师三匝。振锡而立。 师曰。夫沙门者具三千威仪八万细行。大德自何方而来生大我慢。 觉曰。生死事大无常迅速。 师曰。何不体取无生了无速乎。 曰。体即无生。了本无速。 师曰。如是如是。 玄觉方具威仪礼拜。须臾告辞。 师曰。返太速乎。 曰。本自非动。岂有速耶。 师曰。谁知非动。 曰。仁者自生分别。 师曰。汝甚得无生之意。 曰。无生岂有意耶。 师曰。无意谁当分别。 曰。分别亦非意。 师曰。善哉。 少留一宿。时谓一宿觉。后著证道歌。盛行于世。谥曰无相大师。时称为真觉焉。

玄觉于是和玄策一起到南华寺参礼六祖。到达以后,他手执锡杖围著六祖大师的座位右绕三匝后,然后举起锡杖向地面一振而立,好像发脾气似的。

六祖大师说:‘你作沙门,出家人,要具足三千威仪,八万细行(即过去一千,现在一千,未来一千。何谓一千呢?行、住、坐、卧,各有二百五十条威仪,故合起来共一千。八万细行,本是八万四千微细的地方)。大德!你是从何而来?怎么生出这么大的我慢?’意思是说玄觉没有顶礼大师,有贡高之嫌。

玄觉应道:‘为什么我这样子呢?因生死是最要紧最大的问题,而无常鬼不知何时会到。’意思是我这用功的人,只知要用功了生脱死,那有时间来行礼呢?其余的都放下不管了。

六祖大师反问:‘你为何不体解无生,而了无常迅速的道理呢?’

玄觉禅师答:‘我已明白就无生死了嘛!我已明了也就没有迅速了,那怕无常鬼做什么?根本就没有了。’

六祖大师一听,知他已明白法了,就给他印证说:‘是这样!是这样!你如此用功就对了。’玄觉禅师经六祖大师给他印证后,就整顿衣服,具足威仪后向六祖大师礼拜。过了片刻,就告辞了。

六祖大师说:‘你不要那么快就回去,在这里住几天。’

玄觉答:‘我本来也没有动,本来也没有来,也没有去,那岂有回去的快呢?’他和六祖大师在打机锋哩!六祖大师反问:‘那个知道不是动啊?知道没有来,没有去的是那一个?是谁?’玄觉大师说:‘这是仁者您生出来的分别心。’六祖大师说:‘你很会说,你说出来的很合无生之意,你说得很妙,也很聪明。’

玄觉大师说:‘既然无生,那从何又有个意呢?无生了又怎会有个意呢?’

六祖大师说:‘无生没有意,那又谁来分别呢?’

玄觉大师说:‘虽然有分别,可是并非“意”分别的。不是意分别,那是什么?那是妙观察智生出来的,所以说分别就不是意。’

六祖大师听他讲无生的道理那么透彻后,高兴地说:‘你讲得很好。’因此留他住一宿。当时佛教有一个‘一宿觉’的典故,就源于此,即是住一晚就开悟了。后来玄觉禅师作了一篇证道歌,盛行于世。圆寂后朝廷追封为‘无相大师’,当时又尊称他为‘真觉禅师’。

宣化上人讲述

TAG标签:
版权声明:本文由ag旗舰厅注册账号发布于ag旗舰厅注册,转载请注明出处:机缘品第七,古典文学之六祖坛经